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活动的零晃官方糖,我爱官方

【叶黄】据说虎牙伤丁?

注意:1.段子
        2.occ

   某位不愿透露名字的人士,曾经看着黄少天的虎牙发出过一句感叹【虎牙伤丁】

   对此另一位不愿透露名字,又被称为斗神的人对这句话表示不屑【你被少天口交过吗?呵呵】

   对此,当事人黄少天不发表任何意见,甚至连垃圾话都不想说

   据在场的记者朋友表示,黄少天似乎一直在说话是揉着自己的腰部,甚至走路姿势也十分奇怪






算自个入坑的党费?

【主x刀】我将逝去,而你永恒

我将逝去,而你永恒——p1未完

此文为审神者最后的30天前传,讲述前审神者的故事
cp为

   我将头枕在宗近是腿上,宗近身着华丽的深蓝色出战的12单和服,万叶樱在他的脸旁缓缓飘下

【宗近,你知道吗?樱花每秒飘落的速度是5厘米】我理了理身上素白的和服,眼神却没离开过宗近

   宗近将手放于我的手上,我紧握着宗近的手,笑了

【和宗近在一起,享受着宗近的膝枕,大概全天下的审神者都没我现在幸福吧!哪怕现在死了,也没有遗憾了】我看着宗近脸旁,透过万叶樱的花瓣倾撒而下的阳光,笑着说

   与宗近想握的手被宗近握紧

【请不要这么说】宗近低垂着眼,蕴含着新月的眼睛里都是我普通平凡并且苍白到病态的脸

【跟宗近在一起压力真是大啊,每天都有人会来窥视我家宗近呢】我抬起苍白无力骨节突出的手,抚摸上宗近的脸,无声的安慰他

【宗近可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会永远爱你的,哪怕是用我所剩无几的生命】我抱宗近的腰,吃着平时难以吃到的豆腐

【咳咳!!】我手捂住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血在苍白的手掌上十分明显


这是明天的份w
装作更了的样子
大概这篇会很短(x)

【主x刀】审神者最后的30天——序

【主x刀】审神者最后的30天——序

注意:cp为一期尼
        主x一期

dy:31天

   [我....并没有成为审神者的资格]

   这件事,在如月理11岁进行审神者资格的测试,打破了他成为审神者的妄想之后似乎成了定居一般

   他开始不停的重复:生病—治病—痊愈—再次复发并加重这一过程

   但在如月理18岁成年的生日上收到癌症晚期的病危通知书之后发生了改变

   本丸,寄来了审神者的资格邀请,希望他成为一位审神者,接替一位审神者的本丸






我家审终于有名字了,我也又开了个坑,这大概会是我最长的一个坑,如果真的完结,那.......
大家喜欢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视角?
顺便一提,这个审的性格是参考夏目的因为我爱夏目(笔芯)
但加了个小设定:理的性格很温柔但还是喜欢慢悠悠的过生活(跟老头子一样)

  

为数不多的几条杂鱼,临摹有

【晴博】狐嫁

注意:
①.老梗

   我坐在酒楼喝着杯中的清酒,从转角出上来了一位年轻人,他抖了抖手中沾满了雨水的斗笠,便不管身上还在滴水的蓑衣就直接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

【听说,老大爷你在这讲狐嫁?真的经历过?】年轻人伸手将清酒倒入自己面前的杯中

【当然.....虽然过了这么久...但我这个老头子还是不会骗人的.....】我将杯子的清酒一饮而尽,便开始讲述起这个熟记于心的长远故事

   我当时12岁,在田中忙于耕作,正直早上,可于夏天而言,早上也是十分热的,我感叹着当下的世道,却被农田附近的森林传出的笛声吸引

   我从未听过如此美丽的笛声,如同书写人生一般的笛声让我停下了擦汗的动作,径直的向这片我从小到大用来采集浆果的森林走去

   我在林中找了很久,但是依旧没有找到笛声的源头,我难以抑制内心的难过,便转身想离开森林的中心,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雾却弥漫了森林,我只能呆在原地等待雾的散去

   雾越来越浓,太阳挂在天空却无法驱散这片雾,雨也开始下了起来,我此时便想起爷爷曾经说过的[狐狸娶亲]

   我爬上旁边的树,所找了许久的笛声也越来越近,一群狐狸出现在我的视线,它们虽然是动物的形态却口吐人言,欣喜的讨论狐仙所娶的新娘

   花轿在它们身后,我看着花轿,随着花轿的前行,纷飞的花瓣中我偷窥到了一角,一位黑发的男子坐于花轿中,他吹着笛子,花轿旁的小狐狸们紧紧的跟着,听着如此美丽的笛声,连太大的动静也不敢发出

   花轿里的黑发男子被一团雪白的尾巴抱住,他放下笛子,任由尾巴缠着

   随着花轿的离去,雾渐渐散去,雨也停了下来,我本想继续跟着,却无法向前,等会过神来,却身处在森林之外

   我便回去森林了一次,却什么都是没有找到,却发现之前被伐树者偷偷砍伐掉的树木恢复如初,曾被战火弥漫而至今仍长不出植物的土地也布满了植物

   我回到田中发现自己刚刚种下的蔬菜已经成熟,翠绿可人,我便摘了一颗菜,放在干净的布上,放在之前遇到狐狸的地方,祈祷自己家人的平安

              .....................

【在你们人类眼中他是这样的?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年轻人起身,不满的喝完了最后的清酒

【年轻人,你是外乡人?】我看着他的金发问到

【我可不是外乡人,我是大天狗】年轻人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便从身后张开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从窗户飞出

   我站在窗外,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渡着一层雨后太阳所照耀的光辉

   我坐回了位置,对着老板高喊着【老板!再来一瓶清酒!】






                            end

文艺版的一篇文w,感觉自己突然的小清新起来了w

【主x刀】去你mmp的宝可梦[文案]




注意:
①:主x一期
②:双线设定,有兄x三日月出没
③:审是宝可梦,兄是人类
④:occ注意
⑤:更期未定

大概:明明是兄弟,为什么穿越了一个是人,一个是宝可梦?!

为什么我是水属性的龟,却是红色的,三日喵明明是火属性的却是蓝色的???

为什么你这个家伙一脸主角样啊!明明是个基佬为什么会有女主啊喂

明明我才是你弟弟!见色忘弟的家伙,带着你的三日喵别回来了!

这个世界一定有哪些不对!在这个虚假的世界,只有一期的怀(屁)抱(股)还有点温暖





自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x)

我的本丸与大家的不一样 番外


番外名:我....可爱吗?

①.此番外是审神者x清光和安定的3p文哦,注意避雷

②.最好联系正文和番外1观看

③.设定是安定已经和审神者在一起了www

④.此番外与正文无关,可以当做独立结局观看www

⑤.occ属于我





   审神者和大和守安定在一起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呐,安定,你觉得我可爱吗?】清光涂着爪红,问着趴着桌子上的安定

【可爱,你最可爱了】安定说着,便自以为不留痕迹的揉了揉自己的腰

【........】清光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自爆自弃的趴在桌上

【诶~明明主人最开始选择的刀是我的说~】清光将涂好爪红的放在眼前仔细看着

【那~我们来试试吧!看主人是不是认为你可爱!】安定突然的来了精神,猛的一下站起来,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那也是没办法让主人说啊,连主人的面都见不到,而且现在在主人看来安定你是最可爱的吧】清光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

【唔.....对了!不是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吗!】安定一边说着在屋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酒后吐真言?可是,主人一向不碰酒的】清光说着叹了一口气

【放心!交给我吧!我们去找鹤丸国永!他主意最多了!】安定激动的一把拉起清光跑出屋外

【诶?!等......】清光被安定迫不及待的拉起,桌子被带到地上也没人管

   安定拉着清光在走廊中奔跑着,避开了路过的刀剑们向着目的地进发

【啊!啊安定先生和清光先生!】小短刀们向着安定和清光挥着手打招呼

【大家好!唔!】转过头向他们喊着,便直接撞到了被人怀里

【安定你还是这么冒失啊,真是让人当心】我抱着安定说着,把他梳理好的头发揉乱

【我才不冒失呢!】安定气得鼓起了脸,他从我的怀里“噌”的一下站起,拉着坐在一旁的清光跑开了

【请问鹤丸国永在吗?】安定和清光经历了种种挫折到了鹤丸国永的房间外,轻轻的敲着门

【你们找鹤丸?现在他在马当番吧】烛切台抱着一堆食材走过时说着

【诶,在马当番啊】安定坐在地上说着

【那就没办法了,安定我们放弃吧】清光坐在安定旁说着

【都这样的怎么能放弃呢!】安定一把拉起清光跑向马窖

                   ——马窖——

  【鹤丸国永先生在吗?】安定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口冒了出来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一边喂着马一边说到

  【国永先生,我们有问题需要你的帮助】安定拉着清光进了马窖说到

                 ...................

  【嗯....要把主公灌醉说出清光可爱?】鹤丸半靠在墙上问到

  【是的】安定一脸严肃

  【那举行一个欢迎会,安定来了本丸没开过吧,可以趁机把主公灌醉】鹤丸伸出了手指摇了摇

  【这样就要大家帮忙了啊】安定说到

  【我们现在去找大家帮忙吧!】鹤丸马上的抛掉了手上的木桶

   根据鹤丸的建议,大家首先跑到了核心部位,厨房

                   ——厨房——

【你们想办个大和守的欢迎会趁机把主公灌醉?】烛台切一边切着菜一边问

【是的,请你务必帮一下忙】安定拉着清光急忙回答

【好吧,我会帮忙的,这件是千万长谷部知道啊,不如主公也会知道的】烛台切把手上的活停了下来嘱咐到

【是是~】鹤丸国永说着,便飞快的带着安定和清光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鹤丸和安定与清光站在万叶樱下讨论场地问题

【论开活动,那当然是该开在万叶樱下了!】鹤丸拍了拍万叶樱的树干自豪的说到

【那我去找大家借毯子】清光说着便起身离开了

【我也一起去!】安定喊着,便要跑去找清光

【不不不,你还有一个大任务要做】鹤丸神秘的摇了摇头说着

【什么?】

【那就是.......】

             ——审神者室门口——

   [加油!]鹤丸躲在走廊边的转角处,对着安定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安定心虚的深吸了一口气

【安定怎么了?】我拉开门,正好看见门口愣住的安定

【我....】安定举着停在半空中准备敲门的手支支吾吾的犹豫着

【秋天了,天气凉】我把站在门口的安定拉到怀里心疼的说着

【才不冷.....咳咳咳】安定不停的咳了起来,我心疼的抱紧了怀中的安定

【昨晚才做完就到处乱跑,现在倒是感冒了】我心疼的摸着怀中安定的额头,测试着温度

【没关系的,我想晚上开个欢迎会】安定把脸埋在我的怀里闷闷的说

【这倒是我疏忽了,安定没有之前没办欢迎会很难过吧】我捏了捏安定的耳朵

【我....我想去买酒,晚上好办欢迎会】安定用脸蹭了蹭我的胸口,撒娇一般的说着

【我钱在博多那,我让博多陪你去吧】我揉了揉安定的脸

【嗯】安定拉着我的手扯了扯

   [?]我顺着安定的力气地垂下了脸,安定突然亲了我的嘴唇

   [!]我有点惊讶与安定突然的主动,但我将舌头伸进了安定微张的嘴唇,我的手指偷偷的与安定的手十指紧扣

【kiss,很美味。多谢款待】我在安定的耳边轻轻说着,看着安定脸红的滴血

【八....八嘎!】安定从我的怀中突然跑了出了去,在门口背过身的大喊着说着











暂时先写到这,这个礼拜期中考,还突然降温,刚好的感冒又更加严重了,今天中午放学时突然下雷阵雨没带伞,差点被淋成落水鸭了,这个礼拜简直祸不单行

日常爆料:

番外的审神者是正文经历过一切之后的审神者哦~所以本来切黑的内心又更黑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