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咸鱼诗


上有毛利巴形
下有非洲难民
小豆长光没有
不如回家日狗

【主x刀】永无止尽的四月

注意:本文为主x刀
        cp为主x长谷部

   旋转,跳跃,盘旋,回头。

   青春如同小说,永远的四月,没有尽头的四月

   我与长谷部一同走在前往万屋的路上,人群拥挤吵闹,一如既往

   烟花在天空突然炸裂,绽放,如同在献上自己一生中仅仅只有一次的机会,献上自己最美的一面

   我突然紧紧握住了身旁长谷部的手,紧紧相扣,长谷部被我突然的动作下了一跳,满脸通红

【主...主命....我....】长谷部结结巴巴的说着,耳朵被在天空中炸裂的烟花照耀,布满红色

【我很怕这是一场梦,或许我等下一睁眼,就发现这些都只是我的一场梦,你们都是我所幻想出来的】我笑着对长谷部说,声音却止不住的颤抖

【主命!我现在的确存在于这里....】长谷部坚定的说,却被我打断

  我拉起长谷部,挤到了一旁卖面具的人群之中,拿起了一个狐狸面具,戴在了脸上,却把一旁的狸猫面具戴到了长谷部的脸上

【这样,就算走散了,我也能一眼看到自己的长谷部了】我在面具之下的嘴角翘起,将额头抵在长谷部的额头上

【幸亏我比长谷部高一点呢,不然我就要垫脚了呢】我笑着,拉起长谷部的手,前去一起捞金鱼

   我在金鱼摊前犯了难,我已经连续捞破了7个网子了,面前的摊主笑嘻嘻的,我却感觉塌满脸不怀好意

【啊!好麻烦啊!】我扒拉了几下被狐狸面具带子压的四处乱翘的头发,将剩下的3个网子交给了身后的长谷部

【加油!】我举了举刚从隔壁摊位顺来的苹果糖,为长谷部加油打气

   我听见长谷部紧张的吸气的声音,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在水中捞起那只我捞不着的黑色金鱼

【啪】的一声,鱼弄破了网,重新掉回了水中,我突然产生了一股,那只金鱼在嘲笑我的错觉

   接下来的结果都是如此,3个网子都破了,依然是空手而归

【谢谢惠顾~】摊主笑着问我们是否还要再尝试几次,我拒绝了,因为这次出来参加祭典并没有带多少钱

   我带着长谷部前往神社,我觉得长谷部不是很开心,或许是因为没有捞到金鱼的缘故吧

   我将钱丟进了神社的钱箱,摇起了铃铛,铃铛清脆的声音,响彻遍了神社,紧接着的,是烟火升上天空的声音

   我和长谷部坐在神社前的草地上,我捧住他的脸,将他的面具推到头顶

   [咚、啪]是烟火于头顶上炸裂的声音,我和长谷部却什么都听不见,我只听见了他的心跳声,还有呼吸声

   苹果糖的清香和甜腻在嘴中回荡,我拉起长谷部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世界的一切声音于景色,在我的眼前都失去了,我的眼前只有长谷部

   是的,只有长谷部

   [咔嚓、咔嚓]是碎裂的声音,眼前的一切都崩溃碎裂

   我闭上了眼
  
   晚安,我的爱人

   眼前突然明亮,却又变成了一片红色,我什出手,从被血染成红色的袖子伸出了手,拉住了身旁倒在地上的长谷部

【晚....安,咳咳...我的....爱人】我闭上了眼,血液的快速流失让我的身体变得冰凉

   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罢了

  
    

                              Good night, my love

【主x刀】航海之路

注意:cp为一期尼,鹤丸
        主x一期,主x鹤


   【哟!大将!】鹤丸背着刀一脚踹开了门,看着我正壁咚一期,笑得一脸不坏好意。

   【下次进来前,先敲门】我看着面前刚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我亲吻的一期被突然进入的鹤丸吓了一跳,双颊微红

  
  【嘿嘿,被吓了一跳吧w】鹤丸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进来,洁白的衣摆沾满了血迹,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下次进来船长室先把衣服换了】我的眼睛看向地面上的斑斑血迹

【下次再这样,你就要亲自清理船上的全部血迹了】我叹着气,揉乱了眼前这只不听话的鹤的头发

【嗯~嗯~】鹤丸将我的手拉到了他的脸上,撒娇一般的蹭着

【主君,你太宠鹤丸了】一期看着我与鹤丸的互动,不禁轻笑着提醒着

【你们,都是让我放不下心的啊】我牵起鹤丸和一期的手,紧紧相扣

【主人,要看看刚刚捉到的海盗吗?】鹤丸拉起我,兴奋的说到

【海盗里,有一个和主人长得很像的人哦】鹤丸笑嘻嘻的拉着我,向门外走去







      3个月前,码的梗,翻的时候突然发现的,大概...会继续写?
有人想看的话(大概)

活动的零晃官方糖,我爱官方

【叶黄】据说虎牙伤丁?

注意:1.段子
        2.occ

   某位不愿透露名字的人士,曾经看着黄少天的虎牙发出过一句感叹【虎牙伤丁】

   对此另一位不愿透露名字,又被称为斗神的人对这句话表示不屑【你被少天口交过吗?呵呵】

   对此,当事人黄少天不发表任何意见,甚至连垃圾话都不想说

   据在场的记者朋友表示,黄少天似乎一直在说话是揉着自己的腰部,甚至走路姿势也十分奇怪






算自个入坑的党费?

【主x刀】我将逝去,而你永恒

我将逝去,而你永恒——p1未完

此文为审神者最后的30天前传,讲述前审神者的故事
cp为

   我将头枕在宗近是腿上,宗近身着华丽的深蓝色出战的12单和服,万叶樱在他的脸旁缓缓飘下

【宗近,你知道吗?樱花每秒飘落的速度是5厘米】我理了理身上素白的和服,眼神却没离开过宗近

   宗近将手放于我的手上,我紧握着宗近的手,笑了

【和宗近在一起,享受着宗近的膝枕,大概全天下的审神者都没我现在幸福吧!哪怕现在死了,也没有遗憾了】我看着宗近脸旁,透过万叶樱的花瓣倾撒而下的阳光,笑着说

   与宗近想握的手被宗近握紧

【请不要这么说】宗近低垂着眼,蕴含着新月的眼睛里都是我普通平凡并且苍白到病态的脸

【跟宗近在一起压力真是大啊,每天都有人会来窥视我家宗近呢】我抬起苍白无力骨节突出的手,抚摸上宗近的脸,无声的安慰他

【宗近可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会永远爱你的,哪怕是用我所剩无几的生命】我抱宗近的腰,吃着平时难以吃到的豆腐

【咳咳!!】我手捂住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血在苍白的手掌上十分明显


这是明天的份w
装作更了的样子
大概这篇会很短(x)

【主x刀】审神者最后的30天——序

【主x刀】审神者最后的30天——序

注意:cp为一期尼
        主x一期

dy:31天

   [我....并没有成为审神者的资格]

   这件事,在如月理11岁进行审神者资格的测试,打破了他成为审神者的妄想之后似乎成了定居一般

   他开始不停的重复:生病—治病—痊愈—再次复发并加重这一过程

   但在如月理18岁成年的生日上收到癌症晚期的病危通知书之后发生了改变

   本丸,寄来了审神者的资格邀请,希望他成为一位审神者,接替一位审神者的本丸






我家审终于有名字了,我也又开了个坑,这大概会是我最长的一个坑,如果真的完结,那.......
大家喜欢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视角?
顺便一提,这个审的性格是参考夏目的因为我爱夏目(笔芯)
但加了个小设定:理的性格很温柔但还是喜欢慢悠悠的过生活(跟老头子一样)

  

为数不多的几条杂鱼,临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