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乌托邦―04



我平稳心情,在人流中拥挤着,不去看他们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的面具

“阿拉,不是1984吗?下班了?”

我转过头,看见带着面具的年老女性提着皮包向我发问

“啊,是的,女士,我因为身体不适,上层看我最近表现良好,便允许了”

“是吗?那我先回去了,你晚上来吃炖牛肉吧”
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左手小拇指上的戒指痕明显无比

我意识到了她是我的邻居

034号

“好的,女士”我向她行礼,看着她穿过人流中空出来的一条道路远去

034号爱慕我,便一定会查询我的身体不适原因,肯定就能排查到我的“异常”

我不能回到家里,我得另寻方向离开

我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心中不断的排除可能的地点,最后只剩下一个。

长谷部

我压低了帽檐,装作不经意的转身离开,前往长谷部家的方向

我并不确定我是否该信任他,在收到信后,我难以对身边的人保持平常的心态

但是,目前,只能选择他了

我敲了敲眼前深色的木制大门,门内没有回应。

我后退两步看了眼一旁的门牌,长谷部,没有错,把袖子提上去了一点,手表显示着3点20分,已经下班了1个小时。

我又敲了敲门,等待门内回应

“主人!”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我扭头看了看,是长谷部,没有丑陋诡异的笑容面具,面带欣喜的长谷部

他快步向前,走到我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门

“主人,快进来”他压低声音说着

我进了门,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屋子,温馨宽敞明亮的小屋子,花瓶里插满了花

他猛的拉住了我

“!”我差点挣脱开他的手

“我带您去一个地方,请您相信我”他的声音坚定,仿佛有着一股力量在推搡着我,答应他的请求

“嗯”我应下了,他带我走到二楼中心,掀开地毯,我便看到了,光滑的木地板

他俯下身子,轻轻敲打着地板,突然木地板打开,露出了黑色不见底的管道

“叮!!”门铃响起刺耳的声音,我脚下一滑,摔下了管道中

“咳咳咳”我站起身,身上的黑色大衣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破了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棉花身上也有着许多细微的小伤口

或许不该听信他的,我想着

落下来的地方因为刚刚的坠落满是灰尘,但是整体而已非常的干净,仿佛有人长期居住在这里一般

我举起一旁看上去崭新的白碗查看着,一旁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猫?老鼠?亦或是人??

我看了眼掉下来被压断的木拖把,举起断掉的上端,小心的向前

或许有点冒险,但我必须活下去

一步,两步,渐渐的离声音的源头越来越近

我猛的把手中的“武器”猛插进去

“噗嗤”传来进入肉里的声音

我摸了摸心脏上的尖刀,意识已经模糊

“艹,现在这些人都这么厉害了吗?!居然插到了我肉里了”

end―5 卑微的死亡

乌托邦―03


我看着他的眼睛陷入了思索,在大脑的记忆间翻箱倒柜

却找不到一点相关记忆的蛛丝马迹

“不知道”我摇了遥头,看向长谷部,他的眼里闪烁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没关系”他微微前倾,捧住我的脸

“无论如何,我都是您所拥有的,所以我会陪在您的身边”他抵在了我的额头上,刀剑的肌肤太过寒冷,让我打了个寒颤

“对...不起...我”我张开嘴,寻找思索着表达歉意的话语

“不,您没有错,失落破碎的记忆终将被您找回”长谷部伸回手站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就去到1072间的门那边,见一下被捕的人吧”他握住我的手,在上面画着

“我...”我张开口,刚想回答,便被长谷部阻止

“我先去送其它的文件了”他笑了笑,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转身离开

我看着他关上门,坐在椅子上沉默,余光中看见了桌子上长谷部留下的文件

“.......”我伸手翻阅了一下,发现了一张蓝色的卡片,

「祝您今天生日快乐,礼物是这些文件」

我沉默抚摸着上面的黑色字迹,发现了字的下方的凹痕

字?

我一个个凹痕抚摸过去,辨认着凹痕

「小心它们,别被, 有 感情,逃、走」

之后的痕迹模糊不清,怎么都无法辨认,只有最下方的痕迹,如同署名一般明显

「Pommes」

我站起来,从桌子下的的抽屉中翻出了打火机,点燃了卡片

打开窗户,看着卡片化成了灰,在空气中破碎,被风刮起,飞向天际

我在烧完后保持姿势站了一会,确定空气中卡片燃烧的味道已经被冷风带走后关上了窗,便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向外走去

在收到卡片后不起疑心是难免的,我决定不去长谷部说的地方寻找那些被逮捕的人

一路上和带着面具的人们打着招呼,向大门外走着

我要离开

我这么想着,看着已经不远的大门,便快步向门外走去









“哥哥,刚才那个人很奇怪,身上有一股焦味”

“啊,没错,甲丸”

“哥哥,我是膝丸”






突然记起来忘记发lof了

乌托邦2

乌托邦

“药...必须要药...”我在柜子中翻找着,眼前的彩色与黑白不停的变换,泛起一阵阵的恶心感

“唔...”拿起白色的药罐,里面空无一物,侧躺在地板上,撑起上半身不停的干呕着,胃里空无一物

“第1984号审神者,药物停止服用”我侧过脸,从头发的缝隙中看着他

“请及时服用药物”戴着笑脸面具的男人蹲了下来,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了药,倒了几片在手上

“吃下去,1984号审神者”他命令到

“是,长官”我抓起他掌心的药片

吞咽前突然一阵心慌

“1984号”

他不耐烦的说到

便装作吞咽了下去,含在牙齿前方

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

“张嘴”他捏住我下巴,看我是否真的服用了药物

“做的很好”他起身向门外走去

我站起身,确定了他的离开,变吐出藏在嘴唇后的药,眼前的画面依旧鲜艳,但那个男人,那个警卫脸上苍白的笑容面具让人不寒而栗

背后的汗把衣服浸湿,我抬起眼,看见桌子上的电视真好在播放新闻,低等人入侵被捕

寒冷爬上了我的背脊,我将电视关闭,起身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

..........

“咚咚”响起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扶住额头,之前的画面...面具....

“是谁?”我努力的稳住声音询问着

“主人,是我,长谷部,我来送文件”声音隔着厚重的门传了进来

“进来吧,门没锁”我瘫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因为太紧张而抽筋的手,缓慢的吐出这句话

“是,我进来了”长谷部推开了门,将文件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文件我放在桌上了”长谷部走了过来,轻轻的捏住了我的手

“主人你....”

“你知道笑脸面具吗?”我打断了他的话语

“您...知道开心药吗?”他轻声说着

我猛然转过头,看着他,他鸢紫色的眼睛倒映着火光还有我












暂时写到这,夜景的生贺(夜景比勃更能摸飘的套路)
非常的短小 @本丸夜景 虽然晚了,但是飘还是码了出来,快,夸飘

乌托邦1

架空背景注意

乌托邦

“药...必须要药...”我在柜子中翻找着,眼前的彩色与黑白不停的变换,泛起一阵阵的恶心感

“唔...”拿起白色的药罐,里面空无一物,侧躺在地板上,撑起上半身不停的干呕着,胃里空无一物

“第1984号审神者,药物停止服用”我侧过脸,从头发的缝隙中看着他

“请及时服用药物”戴着笑脸面具的男人蹲了下来,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了药,倒了几片在手上

“吃下去,1984号审神者”他命令到

“是,长官”我抓起他掌心的药片,直接吞咽了下去,眼前又恢复了彩色与欢笑声

“很好”他起身向门外走去

我慢慢坐起,起身时正好看见桌子上正播放这新闻的电视机,又有低等人闯入被逮捕了


可心中这种空落落的感觉,是什么呢?





end―随波逐流











之前勃的生贺?写了挺久,就这边发一下

emmm,久违的摸了板子(›´ω`‹ )
p4中间的崽是私设

刚刚发图被吞了,昨天发的车很多人说链接打不开之类的,感觉很对不住大家,就问了下认识的太太,发现了这个黑科技,感觉涨知识了

作为补偿附上小番外2和偷偷捅一波审的腰子

【番外2】

审神者被拔Diao无情的一期伤透了心,又被炎热的夏天闷出了一身汗,便打算出门洗个澡,刚出门,就被守在门口的阿尼甲一下子捅了腰子

【阿尼甲!】审神者捂着被捅的腰子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气

倒地的声音让一期出来,查看情况

【阿拉~一期殿】阿尼甲蹲在审神者旁边,用手指戳戳倒地的审神者,笑意满满的跟一期打招呼

【日安,源氏殿】一期穿戴好衣服,直接从审神者上踩过

【一期!!】审神者用手抓住一期的裤脚,一期才发现一般惊讶的呼出了声

【啊撸几,你疼吗?】一期把审神者拉起靠在他的怀里

审:看你这么担心,我就不计较你刚才踩我....

审神者还没想完,便被一期捅了另一个阿尼甲没捅的腰子

车完捅腰子庆祝

咸鱼诗


上有毛利巴形
下有非洲难民
小豆长光没有
不如回家日狗

【主x刀】永无止尽的四月

注意:本文为主x刀
        cp为主x长谷部

   旋转,跳跃,盘旋,回头。

   青春如同小说,永远的四月,没有尽头的四月

   我与长谷部一同走在前往万屋的路上,人群拥挤吵闹,一如既往

   烟花在天空突然炸裂,绽放,如同在献上自己一生中仅仅只有一次的机会,献上自己最美的一面

   我突然紧紧握住了身旁长谷部的手,紧紧相扣,长谷部被我突然的动作下了一跳,满脸通红

【主...主命....我....】长谷部结结巴巴的说着,耳朵被在天空中炸裂的烟花照耀,布满红色

【我很怕这是一场梦,或许我等下一睁眼,就发现这些都只是我的一场梦,你们都是我所幻想出来的】我笑着对长谷部说,声音却止不住的颤抖

【主命!我现在的确存在于这里....】长谷部坚定的说,却被我打断

  我拉起长谷部,挤到了一旁卖面具的人群之中,拿起了一个狐狸面具,戴在了脸上,却把一旁的狸猫面具戴到了长谷部的脸上

【这样,就算走散了,我也能一眼看到自己的长谷部了】我在面具之下的嘴角翘起,将额头抵在长谷部的额头上

【幸亏我比长谷部高一点呢,不然我就要垫脚了呢】我笑着,拉起长谷部的手,前去一起捞金鱼

   我在金鱼摊前犯了难,我已经连续捞破了7个网子了,面前的摊主笑嘻嘻的,我却感觉塌满脸不怀好意

【啊!好麻烦啊!】我扒拉了几下被狐狸面具带子压的四处乱翘的头发,将剩下的3个网子交给了身后的长谷部

【加油!】我举了举刚从隔壁摊位顺来的苹果糖,为长谷部加油打气

   我听见长谷部紧张的吸气的声音,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在水中捞起那只我捞不着的黑色金鱼

【啪】的一声,鱼弄破了网,重新掉回了水中,我突然产生了一股,那只金鱼在嘲笑我的错觉

   接下来的结果都是如此,3个网子都破了,依然是空手而归

【谢谢惠顾~】摊主笑着问我们是否还要再尝试几次,我拒绝了,因为这次出来参加祭典并没有带多少钱

   我带着长谷部前往神社,我觉得长谷部不是很开心,或许是因为没有捞到金鱼的缘故吧

   我将钱丟进了神社的钱箱,摇起了铃铛,铃铛清脆的声音,响彻遍了神社,紧接着的,是烟火升上天空的声音

   我和长谷部坐在神社前的草地上,我捧住他的脸,将他的面具推到头顶

   [咚、啪]是烟火于头顶上炸裂的声音,我和长谷部却什么都听不见,我只听见了他的心跳声,还有呼吸声

   苹果糖的清香和甜腻在嘴中回荡,我拉起长谷部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世界的一切声音于景色,在我的眼前都失去了,我的眼前只有长谷部

   是的,只有长谷部

   [咔嚓、咔嚓]是碎裂的声音,眼前的一切都崩溃碎裂

   我闭上了眼
  
   晚安,我的爱人

   眼前突然明亮,却又变成了一片红色,我什出手,从被血染成红色的袖子伸出了手,拉住了身旁倒在地上的长谷部

【晚....安,咳咳...我的....爱人】我闭上了眼,血液的快速流失让我的身体变得冰凉

   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罢了

  
    

                              Good night, my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