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乌托邦2

乌托邦

“药...必须要药...”我在柜子中翻找着,眼前的彩色与黑白不停的变换,泛起一阵阵的恶心感

“唔...”拿起白色的药罐,里面空无一物,侧躺在地板上,撑起上半身不停的干呕着,胃里空无一物

“第1984号审神者,药物停止服用”我侧过脸,从头发的缝隙中看着他

“请及时服用药物”戴着笑脸面具的男人蹲了下来,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了药,倒了几片在手上

“吃下去,1984号审神者”他命令到

“是,长官”我抓起他掌心的药片

吞咽前突然一阵心慌

“1984号”

他不耐烦的说到

便装作吞咽了下去,含在牙齿前方

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

“张嘴”他捏住我下巴,看我是否真的服用了药物

“做的很好”他起身向门外走去

我站起身,确定了他的离开,变吐出藏在嘴唇后的药,眼前的画面依旧鲜艳,但那个男人,那个警卫脸上苍白的笑容面具让人不寒而栗

背后的汗把衣服浸湿,我抬起眼,看见桌子上的电视真好在播放新闻,低等人入侵被捕

寒冷爬上了我的背脊,我将电视关闭,起身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

..........

“咚咚”响起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扶住额头,之前的画面...面具....

“是谁?”我努力的稳住声音询问着

“主人,是我,长谷部,我来送文件”声音隔着厚重的门传了进来

“进来吧,门没锁”我瘫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因为太紧张而抽筋的手,缓慢的吐出这句话

“是,我进来了”长谷部推开了门,将文件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文件我放在桌上了”长谷部走了过来,轻轻的捏住了我的手

“主人你....”

“你知道笑脸面具吗?”我打断了他的话语

“您...知道开心药吗?”他轻声说着

我猛然转过头,看着他,他鸢紫色的眼睛倒映着火光还有我












暂时写到这,夜景的生贺(夜景比勃更能摸飘的套路)
非常的短小 @本丸夜景 虽然晚了,但是飘还是码了出来,快,夸飘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