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乌托邦―04



我平稳心情,在人流中拥挤着,不去看他们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的面具

“阿拉,不是1984吗?下班了?”

我转过头,看见带着面具的年老女性提着皮包向我发问

“啊,是的,女士,我因为身体不适,上层看我最近表现良好,便允许了”

“是吗?那我先回去了,你晚上来吃炖牛肉吧”
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左手小拇指上的戒指痕明显无比

我意识到了她是我的邻居

034号

“好的,女士”我向她行礼,看着她穿过人流中空出来的一条道路远去

034号爱慕我,便一定会查询我的身体不适原因,肯定就能排查到我的“异常”

我不能回到家里,我得另寻方向离开

我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心中不断的排除可能的地点,最后只剩下一个。

长谷部

我压低了帽檐,装作不经意的转身离开,前往长谷部家的方向

我并不确定我是否该信任他,在收到信后,我难以对身边的人保持平常的心态

但是,目前,只能选择他了

我敲了敲眼前深色的木制大门,门内没有回应。

我后退两步看了眼一旁的门牌,长谷部,没有错,把袖子提上去了一点,手表显示着3点20分,已经下班了1个小时。

我又敲了敲门,等待门内回应

“主人!”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我扭头看了看,是长谷部,没有丑陋诡异的笑容面具,面带欣喜的长谷部

他快步向前,走到我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门

“主人,快进来”他压低声音说着

我进了门,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屋子,温馨宽敞明亮的小屋子,花瓶里插满了花

他猛的拉住了我

“!”我差点挣脱开他的手

“我带您去一个地方,请您相信我”他的声音坚定,仿佛有着一股力量在推搡着我,答应他的请求

“嗯”我应下了,他带我走到二楼中心,掀开地毯,我便看到了,光滑的木地板

他俯下身子,轻轻敲打着地板,突然木地板打开,露出了黑色不见底的管道

“叮!!”门铃响起刺耳的声音,我脚下一滑,摔下了管道中

“咳咳咳”我站起身,身上的黑色大衣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破了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棉花身上也有着许多细微的小伤口

或许不该听信他的,我想着

落下来的地方因为刚刚的坠落满是灰尘,但是整体而已非常的干净,仿佛有人长期居住在这里一般

我举起一旁看上去崭新的白碗查看着,一旁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猫?老鼠?亦或是人??

我看了眼掉下来被压断的木拖把,举起断掉的上端,小心的向前

或许有点冒险,但我必须活下去

一步,两步,渐渐的离声音的源头越来越近

我猛的把手中的“武器”猛插进去

“噗嗤”传来进入肉里的声音

我摸了摸心脏上的尖刀,意识已经模糊

“艹,现在这些人都这么厉害了吗?!居然插到了我肉里了”

end―5 卑微的死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