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飘

Gott, vergib uns UNSERE sünden

我的本丸与大家的不一样 番外

我的本丸与大家的不一样    番外

番外:能够再次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男审设定x安定,本番外与正文无关,可认为是独立结局

前文可联系我的本丸与大家的不一样

ooc慎入

   我无聊的坐在锻造室中,随手丟给刀匠一些材料,便翻阅起了随身携带的刀帐

  【嗯,全刀帐了啊】我但当我翻到打刀那页时却停了下来

  【还差一把?唔,和加州清光同一个主人的刀叫什么来着?】我问着刀匠

  【是大和守安定】我思索了一下,便发现失忆之后的审神者教育对这把刀只字不提

  【他很特殊吗?为什么没有说过有这把刀?】刀匠只是摇了摇头,却对我的问题不予回答

   [或许他和我的失忆有关]我想着,从衣服中抽出了50多张加速符递给刀匠

  【我在锻出大和守安定之前是不会停下的】

   我不停的重复着:放入材料,融化,塑形,使用符咒这个过程

                .........................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叹了口气,高度专注的锻刀已经浪费了我太多灵力

   我的双手不停的在颤抖,将材料放进熔炉中便迫不及待的使用了符咒,刀匠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做一般的睁大了双眼

【我是大和守安定.......主人?】我一把抱住了这个在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身影

【安定...安定...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曾经的本丸,还有你...】我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崩断,放声大哭着,发泄着自己无法抑制的情感

【主人?】安定被我抱着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安定】我将脸埋在安定的胸口梗咽的说

   我松开了安定,对着不停想逃跑的刀匠露出了满怀恶意的笑

【据我了解的,安定的掉率并不低吧,可是,那么多人渴望的刀,在我的本丸里就如同废铁一般,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我却依旧没有一把安定】

   十几把刚锻出的三日月坐在不远出的树下一边喝茶一边偷听

   刀匠被我硬逼到角落,我举起安定的本体,却又停下了动作

【我不想安定染上你肮脏的鲜血,你走吧】我微微侧过身,漏出一条缝隙,他慌忙的逃走了

【这样放过他真的可以吗?】安定疑惑着问到,我抱着安定安慰到

【没关系的,安定也多亏了他们对我做的实验,我才能有这般灵力支撑自己锻到你】

   我拉着安定出来了锻造室,一边对在门口的长谷部下命令,一把带着安定逛起来本丸

  【15分钟后喊大家集合,我有事情告诉大家】

至于之后审神者和大家摊牌,和安定天天腻在一起,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不是吗?




求小天使评论啊啊啊,没有小天使们的评论感觉身体被掏空

日常爆料:
审神者有点雏鸟情节

评论(5)

热度(11)